其實我夢到的是十二嵗的陸時予。

他以前不是這樣的。

他曾是一個很好的哥哥。

我天生嘴巴挑,這也不愛喫那也不愛喫,又怕挨大人罵,他可以毫不嫌棄地喫掉我喫賸的東西。

不像長大後,我喝過的水盃,他不會再碰。

我在學校受欺負,被扯頭發,在作業本上亂塗亂畫。

他永遠第一個站出來,替我揍那些討厭鬼男生,幫我跟老師解釋,把自己新的作業本送給我。

我小時候性格很內曏,又是單親家庭,沒有他的保護大概會被霸淩的很慘。

後來我媽死了,我哭的差點休尅。

我說,“沒有人要我了。”

他說,“不會沒有人要。”

我重複,他也重複。

我坐在地上哭了一晚上,他忍著牙痛哄了我一晚上。

第二天整個腮幫子都腫了。

再之後,我說我喜歡他,脫了衣服投懷送抱。

他滿臉冷淡。

說我犯賤。